【2019南面而歌】Theseus 忒修斯-駐水

創作理念

哲學批判,詩意格局

〈駐水〉在台語中是溺水的意思。那個水可能是價值觀、明確的道德規範,又或者法律條文,也有可能是你身邊的人的不諒解與不認同,以及你真的沒辦法再改變更多的事情了。你被這些東西往下拉扯,感到無力、迷茫與掙扎,但你已經沒辦法浮出水面了,只能慢慢往下沈。二〇一八年,身邊的朋友們開始帶著某種理想與使命感,陸續投入自身熱愛的工作領域,然而卻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很累、努力卻沒有回報、責任制的環境當中。這首歌,是因為看著他們的努力而誕生的。

製作人筆記

張維尼

如同他們來自哲學語言的團名,忒修斯是善於「再思考」的樂團;更精確一點地說,從他們的談話到樂器音色,忒修斯都習慣在語言以及音樂的核心上,另包覆上一層糖衣與霧氣。其結果,就是他們有時諱莫如深的歌詞與音樂內容——那些人們稱之為Post Rock 的音樂類型,〈駐水〉是這個串流、單曲當道的年代裡,少有的長篇幅嘗試。我一直認為台語文以不同速度朗讀、歌唱後,即便是同個語句,都會出現不同的語言樣態與韻味。〈駐水〉將台語文中深藏的惋惜與不可能化作音樂,在我聽來是野心與格局兼具之作。¬

Demo 與正式作品最大的差距、或者音樂創作者在錄製作品可能遇到的最大困難,其實都指向節奏樂器/鼓組的製作品質。因此,我決定在節奏樂器/鼓組的收音與製作上,都必須朝向最「搖滾樂」的方向,來自小白馬錄音室的陳瑩哲老師是為〈駐水〉找尋錄音師時我的不二人選;同樣在九零年代另類搖滾風潮長大的我們,在兩天不間斷的扎實錄音工作中,盡可能地從音色、彈奏、編曲技巧上指導忒修斯——在所有的語言與文字之外,唯有「真實」是最重要的核心。人生如此,搖滾樂亦不例外。

個人(團體)介紹

忒修斯

建立於二○一五年,以吉他手翔煜、貝斯手瀚元與主唱小正為第一批樂團成員,並陸續加入鼓手禹丞和吉他手Linus,是一支玩著流行與後搖的樂隊,於二○一八年三月發行第一張EP《掠交替》。忒修斯,即古希臘流傳下來的哲學思考,帶有文學性與批判的意味存在。他們的歌,敘事詩般道盡了青春成長的殘酷,卻又保有一絲希望,帶著聽眾一起航向未知的遠方。

 

歌詞

章節一

 

為所愛新生願以悲劇終生,絕不悲觀絕望

在這個年代沒有什麼是自由的

我就要離開了

願這片土地願我所望能以民為先,不要過度悲傷

我願我的死屍火葬後,任其歸於大地,

化為土糞。至盼!至盼!

 

章節二

 

在島嶼漫水的時節裏緩步被淹沒

承擔一切埋怨憎恨誹謗

如何清明看見所有頃倒的死亡

背後藏有真實與純粹

我們沒有模糊的明天了

這裏卻充滿毀滅的可能

 

章節三

 

看見什麼攏絕望(看見什麼攏絕望)

生命攏總丟落水底(生命攏總丟落水底)

看見什麼攏絕望(看見什麼攏絕望)

生命攏總丟落水底(生命攏總丟落水底)

為向望沈重 為向望沈重

為向望沈重 為向望沈重

怨生怨死怨清怨醒怨伊

駐水的你 駐水的我 乎人丟落水底

駐水的咱 駐水的人 人因生吞活剝

駐水的你 駐水的我 哪會攏未記著怨恨啊

駐水的咱 駐水的人 敢擱相信 咱重起有望

敢會記(血肉無影)敢會記(身軀無蹤)

敢有人(知影自由那像一場美夢)

在水底 在夢中 在咱的心肝頭

乎阮未來希望

駐水的你 駐水的我 乎人丟落水底

駐水的咱 駐水的人 人因拆食落腹

駐水的你 駐水的我 奈會攏未記著怨恨啊

駐水的咱 駐水的人 敢擱相信 咱重起有望

Credit

詞:高翔煜、劉志正

曲:高翔煜

製作人:張維尼

編曲:忒修斯、張維尼

電吉他:曾名傑、高翔煜

電貝斯:張瀚元

演唱:劉志正、高翔煜

合成器:高翔煜

鼓:林禹丞

和聲編寫:高翔煜

錄音工程師:陳瑩哲

錄音室:小白馬音樂工作室

錄音工程師:陳瑩哲

混音室:小白馬音樂工作室


相關照片